2018-7-28 寻梦之途 独行世界

WordPress 添加Meta Box
十二月 26, 2016
寻梦之途 文化苦旅
八月 2, 2018

2018-7-28 寻梦之途 独行世界

2018-7-28 将寻梦之途计划搬上日程

我是一个重度拖延症患者,通常是想法大于行动。今年28,在大约想了20年,计划了十五年之后,终于下定决心,在今年秋季出发,开启这段“寻梦之途”。

“寻梦之途”这个名称和我有太多渊源,大约在02或者03年我就写下了这个名称,甚至比“木屋”和我相伴的时间还长(木屋始于2006年)。关于寻梦之途,先挖个坑在这里,以后有时间的时候再讲。

行万里路,读万卷书。书现在真的越来越少读,不太好。路嘛,每年都总有一次或者几次的旅行。但是每次都只是走马观花样的观光,旅游罢了,几乎没有符合我心中定义的“旅行”。

小学时候,就向往遍历名山大川,可是在那种进一次城(就十多公里距离)就能够带给我一次旅游般愉悦感的情况下,爬翠屏山就是我能实现的最远大梦想。

四年级的那个暑假,去北京待了一个多月。不少的事情我还记得,学习到的东西,受到的教育,被我藏在床头夹缝中的糖纸。而对于那个暑假去哪些地方玩儿了,我真的想不起来,甚至暑假完的时候就已经忘记。现在从老照片中,我能想起来有故宫,有北海。所以虽然是第一次坐飞机,第一次出省,但是对我而言,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接受家人的教育,不能算旅游,所以那时候也没敢奢望也没敢说想去哪里玩。也不知道那时候哪里来的成熟去理解父辈的用心良苦。

再扯远一点,第一次真正的“玩”电脑也是那年暑假,在姑姑单位弹砖块,扫雷,打字。在姜启辰家玩三国,上网。后来小学六年级学校装了微机室,还装了专门的防盗门。在小伙伴们都小心翼翼生怕把这些个宝贝折腾坏了回家挨揍的时候,我就能轻松的进行各种骚操作,那种优越感让我一直保持到初中毕业。到最后自己选择了计算机专业,而且学着硬件、嵌入式,却进入了互联网行业。又怎能说和四年级在北京那段美好时光没有关系呢。

大四刚到公司实习的时候,第一次了解SOHO,也开始向往拥有一份SOHO的工作。三年前,就开始慢慢筹划着辞职,自己在家上班。嚷嚷着辞职嚷了两年,拖延症拖了终于离开公司,成为一名真正的“自雇人士”。那一刻就在想一边工作一边旅行(工作≠上班,我热爱工作但是并不喜欢上班),到现在又是一年过去,实在不愿意再拖下去。

于是乎,决定今年秋季出发,独行世界,进行一场真正意义的旅行。接下来这段时间,规划一下路线,背上行囊,说走就走。

胡雪静问:什么时候浪迹天涯?
我:等我找到我的剑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