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人杂记

February 21, 2014

是长跑还是旅行

整个一月,我几乎都是颠倒着生物钟度过的。随着紧张的气息,我干完了一件又一件计划之中的事情。我开始思索一些事情,什么是人生,我活着又是为了什么。 这个看起来充满哲学的话题,应该有很多人穷其一生都无法参透,凭我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,当然也是参透不了其中的奥义。 从时间上来算,我还有一年半就毕业了。在我这个庞大的家住体系中,我是我这一辈年纪最小的,同时也是全家人最寄托希望的存在。我不知道毕业对我来说意味这什么,或许我可以跑出去闯闯,看看市面。也或许我只能蜷缩在这个小小的城市,终其一生。 我觉得我现在必须要开始思考这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,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。一,毕业以后找一家公司,从底层做起,在未来的几十年使劲往上爬,直到爬不动为止。二,离开这座生我养我的城市,独身一人,去一线城市。
August 30, 2013

盘点那些年,我们的暑假

今年的暑假已经接近尾声了,我剩余的独立时间已经不到一周。往年的暑假和各种假期,我的各种安排几乎都如出一辙。半数时间都是浪费在床上。近年的暑假,差不多都已经把时差点颠倒过来了,基本上已经和美国的朋友同步了作息时间。当然,清醒的时候,除了一些必须要花时间的事情,剩余的那些时间,大部分都被我花在浏览阅读和写博客上。 在接触到 WordPress 这个博客程序之前,我确实是不太爱写什么东西。我一直认为,不写日记,不写博客,也没什么事情吗。写了也不会有什么收获,纯粹的浪费时间。但当开始写日记和博客之后,我就发现了这里面确实有那么一点“猫腻”:“不写日记的生活,今天可能和昨天也差不多,而一旦你开始写就会发现,原来每一天的回忆都不可替代”。可能话说的不是很好,但是差不多就是这个理,自从开始写博客,就一发不可收拾了,每天最起码也要吐糟几句。当然,我指的是我的私人博客,每个人都有那么一小块秘密花园,我还没有什么勇气把自己的秘密敞开。只有偶尔写几篇放到木屋博客上,要是天天吐糟和扯淡,木屋博客这个技术博客迟早会被我毁掉,我可不想微博上天天收到一大堆的私信让我别写日记,让我快点更新,让我快点写 WordPress技巧 文章,读者的力量是强大的,哈哈~
June 6, 2013

维权:嘉兴四岁半孩子受虐,称因午睡睡不着被老师狠掐

关注我微博的朋友可能知道,昨天我发了一条长微博,是关于我一位语文老师儿子被幼儿园阿姨和老师虐待的事情。受到了很多朋友的关注,今天在同学的建议下,我决定写下本片文章。 关于「儿童受虐」问题,应该说是屡见不鲜,在社会上也引起了很大的舆论热潮。「中国的家长总觉得打孩子是天经地义的。」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感悟吧,小的时候我爸可以说是经常打我的,也是因为我比较调皮。当然,到五六岁以后,老爸肯定是没有打过我。这一点也不算是虐待儿童,主要还是东方教育的一种…棍棒底下出孝子。五六年级的时候,遇到了一名新的班主任,可以说是充分发扬了东方教育的这一种「棍棒底下出孝子」的教育精神。基本全班都被她拉过耳朵,拍过头,甚至由一名女同学的耳朵被她拉到骨折! 也就是因为有这一段经历,我个人来说是非常痛恨学生受到老师虐待,特别是儿童受虐!孩子是国家的瑰宝,是国家的未来,每个人都应该保护他。这是我想在这里呼吁大家的一句话,祖国的未来是需要孩子们取创造了,既然需要孩子们,你们这些心理变态的老师,一个劲的去折磨他们,在他们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痛,你们有意思么?你们开心了,满足了,有想过孩子们吗?可能就是因为你们的这一举动,到最后导致孩子产生忧郁症等心里疾病,对他们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痕!
June 2, 2013

杂记:十八岁前的最后一个儿童节

很久一段时间没有在博客长篇大论了,不是没有空,虽然最近有很多事情让我忙到喘不过气来,但是时间挤挤还是有的;只能说,我没有了写博客的欲望。也可以理解为现在大家看到的木屋博客,已经失去它原本的意义了。所以,他现在进入了转型阶段。(大部分是技术文章,小部分和读者唠叨)。 好了,言归正传。今天是六一,儿童节。估计也是木屋在18岁成年前的最后一个儿童节了。在我小的时候,我总是极力装得像个大人,当我发现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的时候,我却又希望像个孩子一样活着。人就是那么的茅盾。体验了长大之后需要面临的些许困难,就一个劲的怀念小时候,只是我在逃避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