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益雯

December 9, 2012

长大了以后,还是渴望糖果

小时候,最能让我兴奋的无非就是糖果。到现在为止,无论我在学校,还是在家中,身上都会携带者一些糖。不因为别的,只因为她喜欢吃糖,而我也喜欢。 说起你喜欢吃糖,其实我早就知道了。这一次我们在一起,我才感受到了糖对你来说有多么的重要。无论你身处何处,你总是会带上那么一些糖。你问我喜不喜欢吃糖,我说我喜欢的。但是从我平常的表现来说,确实看不出我哪里喜欢吃糖了。实际上,有些东西并不是因为喜欢,才要占有。就比如吃糖,我喜欢吃,但不比天天吃,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含上一颗,确实回味无穷。再比如你,爱你不一定要得到你,当你想离开我的时候,我就放手。嗯,这次我还真的是放手了,所有的伤痛都由我一个人背着,这或许是我为什么喜欢唱《过火》这首歌的原因吧。 记得11.11那天是我过生日,朋友从北京给我寄了一些ICE BREAKERS的糖果,你喜欢吃的是酸味的,而我喜欢吃的是薄荷味。你对我说,其实酸味比较好吃。其实我知道酸味比较好吃,只是不想吃罢了,想把把留给你,我在乎的人吃。相对于薄荷味的糖果,对我来说只是用来盖过我一嘴的烟味罢了,当然,现在我已不抽烟了,薄荷味的糖果对我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了。酸味的糖再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嘴里还含这,因为含着这些糖,我就会想起你。
July 12, 2012

五年了,或许我是应该放下了

我很重情,这是我的优点,也是我的弱点。而我就这样把我的弱点赤裸裸的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。木屋与徐益雯这一段感情,我已经坚守了五年。五年来我不曾变过,还是那个一直爱着你的男孩。为了这位我心爱的女孩,我抛弃了许多,也失去了许多。每天,傻傻的望着你的QQ头像发呆,期待着它会闪动一下,可惜,我的期待一次次落空。进入新学校以来,养成了一个习惯,时不时的用手机登入QQ空间,看看你的说说,不和你一个班,我或许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才可以知道你的一些信息。你的头像,每一个我都有保存下来,并标注你更换的日期,记得有一次我没能保存下你的头像,就问你索要了图片,那时你对我说,我没必要这样。你知道我当时心里怎么想的吗?我再想,我不能为你做什么,我想留下一下拥有你气息的东西,当然,我也一直这样在做。
June 9, 2012

The First was a Death woman

《The First was a Death woman》,初次听到这首曲子,心里很感动。中文很难把曲名翻译过来,只能意会。这里将这首曲子分享给大家,网络上面很少有下载,喜欢的朋友记得收藏哈!
May 27, 2012

分手,不代表不爱你

诚如标题说些的那样,我和徐益雯分手了。分手的原因很简单,只是为了不让他无视我。关于这件事情可以看看520杂记和分手那天这两篇文章。 或许你看了文章以后会说,你不是很爱徐益雯吗,为什么要和她分手,你傻了吗之类的话。但我想说的是分手并不带表我不爱你,而是因为太爱你,所以不得不和你提出分手,这段日子你一直要我答应你的那个要求,那个分手以后就不再追求你的要求!因为这件事情,或许让你很不开心,我真的不想答应这个要求,因为我怕答应以后,我就会永远失去你!你说过,我们这次恋爱,最多只能三个月,那天已经是两个月了,3月21日——5月21日,我知道,我如果答应了你,在6月的某一天,我就会永远失去你,甚至连普通朋友的关系也没有。